守护者梦夕—开学长弧

这里梦夕,自设为精灵守护者√一只画手。文绑汽水,cp豆浆,姐姐大人是愿望之神木分,殿下是梦夕的杂殿!
混花娘,凹凸(淡),aph(淡)沉迷于党拟时政【但自己不产粮】
花娘无雷,cp全吃,大概是个吉祥厨。凹凸雷嘉瑞嘉,aph雷日光组。
感谢小天使们喜欢我

【荃逝】Chapter1:开始


********
狂风迎面扑来,打在脸上让人根本无法张开眼睛。死命抓紧了手中的缰绳,少年双腿尽力夹紧了马腹,一手搂紧了怀中熟睡的女婴,努力让自己在颠簸的马背上保持平衡。几番挥打马鞭,白马连连加速,少年只觉得耳旁呼啸的风声更加凌冽,几乎要刮掉了自己的耳朵。

已经顾不上耳边作乱的风声,少年在加速中努力捕捉那来人的马蹄声。

可是事与愿违,那‘咯哒咯哒’的马蹄声不仅没有因为他的加速而变得微弱,反而变本加厉地变得越发接近,重重的敲击声仿佛近在耳边!!

握紧了马鞭,少年狠心往马臀一挥,决心要奋力甩开来者。谁知,在少年挥下这一鞭的时候,原本一直很乖巧的白马竟一声嘶鸣,随即前蹄高高跃起!!一只大手像钳子一样抓住了少年的外袍的衣角,少年被一股力道直接狠狠地拽下了马。

然后,便是脸颊和手臂传来的钝钝的痛,和几乎要破裂而出的五脏六腑。由于是侧着身着地,所以手臂难免受到了决大部分的冲击,特别是护着女婴那只手,内脏被瞬间撞击,逼得他一时喘不上气,只能连连干咳,麻木的脸颊被擦伤,刺痛着整个脸部。

将头凑到少年的额前,男人的眼底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嗜血和亵意,话语恶毒:“真的是像传闻里一样漂亮啊……红心Queen殿下……不过……在要你的命之前,我当然要好好疼爱你一番....…我要在床上好好品尝你……把你的肉一片片割下……把你的眼珠做成吊坠……将你这漂亮的头发烧掉……”

“哈哈哈!!!怎么样啊?红心Queen殿下?这是多么完美的决定啊!!”男人带着病态地笑着,眼底的狂妄翻腾不息。

男子已经靠得少年极近,他狂妄地笑着,口吐着残忍不堪得话语,几乎将不挣扎的少年看做是废人。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在男人癫狂地笑着的时候,少年一直低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猛地抽出腰间的刀向男人的眼睛处戳去——直直地击中了男人的右眼!!

“啊啊啊!!!”尖锐的刀刃毫无缓冲地击中了眼球,男人双手捂住了双眼嚎叫着!!

看准男人疼痛松懈的一霎,少年收回刀立刻全力转身不顾方向地奔跑着!!

“你!!你竟敢!!!???”男人发狂地怒吼着,眼球的剧痛令他失去了理智,模糊看见少年奔走的身影,他疯狂地追了上去!!

少年努力的往前奔跑着,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不能死在这个地方!!绝对不可以!!!

“哈...啊...哈...... ...”呼吸越来越困难,胸肺像是要爆裂一般,少年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跑了有多远,但他已经感觉到四肢渐渐变得不受控制,沉重得像是灌了铅!!

猛地一阵凌风吹过,看到眼前的景象,少年不敢再向前一步!!

他身前的两步之外,竟是那深不见底的,被称为方块国边界的裂崖!!!

狂风依旧刮吹不止,少年就站立在离裂崖两步之外的地方,几阵强风吹过,几乎要把重心不稳的他推往崖底。

“哈哈哈哈哈!!!”

突然传来的诡异笑声将少年从惊慌中拉回,他迅速转身面对声源,暗自责骂自己的没用,竟然把毫无防备的后背留给了最危险的人物... ...

“哈哈哈哈哈... ...红心Queen殿下..看来这下子连神都不帮你呢...”男人捂住了被戳穿的眼睛,乌红的血液流满了半张脸,令他那疯狂的模样显得愈加狰狞可怖,他一步步地逼近少年,逼迫的脚步令少年节节后退:“逃呀,为什么不逃呢?!继续逃啊!!哈哈哈...红心Queen殿下,看你这心慌恐惧的样子,真叫我看得开心啊...哈哈哈哈... ...”

少年拽紧了拳头,他知道,此刻他绝不可以乱了阵脚,绝不能让眼前的人看出自己一星半点的恐惧和慌乱,他必须要冷静看准时机,然后再一次逃出男人的掌控。

呼吸异常的困难,感觉自己的呼吸一次比一次用力,却感受不到相应的氧气流入肺部。头痛得几乎要裂开,明明才经历了夺命奔跑,但身体却异常地渐渐降温,麻木无感的肢体象征着温度的流失,令他的身体和头脑变得愈发迟钝... ..

几番的逼近,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少年微微侧身向后望了一眼,后退的脚步已不敢再贸然移动。原本两步之遥的崖边,此刻已经不足一步。

把少年慌乱的样子看在眼里,男人兴奋得突而仰头疯狂地大笑,那笑声惊悚骇人。

这样下去……他只有两种结局……

要么被这个男人抓住然后被折磨而死……

要么被逼至崖边,然后坠崖而死……

前无活路,后无退路... ...只能孤注一掷了..

就在这一刻,少年的身体本能一般地,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把刀抽出单手用力握紧,然后向男人的胸口全力刺去!

但命运之神却不偏袒于他... ...

刀直直地向目标刺去,男人却猛地一个反手,准确地握住了刀尖!!

“你!!”刀尖被男人徒手抓着,鲜血一下子就流满了男人的手掌,他自知吃亏,左手使力欲将被握住的刀身抽回来,却不知男人握力奇大,刀在几度使力下都丝毫未动。

“哈哈哈哈哈哈!!!”身前的男人再度癫狂地笑了起来,他微微转头俯视着少年奋力抽刀的样子,语气讽刺:“红心Queen殿下啊,我虽是一介武夫,不太会什么计谋计策的,但是还没有蠢到,同样的错误会重犯第二次... ...”

男人的血开始沿着刀身流向少年紧握刀柄的手,少年这时候才蓦然惊醒,可是一切都迟了... ...

只见男人眼底划过一丝凶光,他手掌一提将武士刀的刀柄握在掌心,箭步向前逼近少年,少年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短短几秒才逃离了没一步,就被那人按倒在地,那染着男人鲜血的细刃,就这样硬生生地插入了少年毫无防备的后背!!

“啊啊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少年痛呼出声,他被男人按住了后颈,脸被压在地上。插在后肩上的刀刃令他痛苦无比,但他却连挣扎一下都做不到... ...怀里的孩子已经被这一声惊叫惊醒,惊恐的看着自己。

“哈哈哈哈哈!!真是动听的声音啊!!!哈哈哈哈哈!!!”男人用力将少年按压在地上,享受地看着少年痛苦地皱起眉的样子,他脸上眼伤处的血已经凝固,血肉模糊的让人联想到了恶鬼。“来啊!!再叫多一点啊!!!叫啊!!!”男人握着刀柄的手不断发力,让陷进少年皮肉的刀刃更加深入,企图换来少年更多的痛呼:“快叫啊!!是觉得还不够痛吗!?啊?”

伸手握住了少年纤细的脖颈,“可怕吗?恐惧吗?红心Queen殿下... ...”手掌渐渐开始发力握紧他的颈部,注视着少年呼吸困难的表情,男人俯身更加用力地握紧了那纤细的脖颈:“本来是打算抓你回去再好好折磨的,但是现在,我已经忍不住要杀了你了......”

“……”少年咬了咬牙,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双膝用力往身上的男人蹬去,不留一丝余力!!

因为俯身凑向了少年的脸部,男人此刻的重心明显靠前,因为少年这不留余力的一蹬,男人竟毫无防备地一个前扑,直直向前方的裂崖处摔去!!

“啊啊啊啊!!!”身体失重地往深渊处下坠,男人惊恐的同时胡乱地抓住了少年的紧拽着少年的衣角不肯放手!!

“哈哈哈...红心Queen殿下.. ...你赢了...你赢了... ...”男人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紧紧抓住了少年颤抖的手臂,余下的那只眼睛几乎要瞪裂而出:“我答应你,答应你!!今后不再找你的麻烦,不再伤害你了!!!我发誓!!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啊!!!!”

与男人的惊慌不一样,少年此刻的表情竟是奇异的冷静,他只是淡淡地注视着求饶的男人,墨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最终,他还是无法承受比他魁梧的男人的重量,也一起掉了下去。

感受着开始变得麻木无感的全身,颤抖着的嘴唇因为失血而苍白着……

这就死了么……

对了……孩子……

费力的睁开眼,最后一点灵力虽然不多,但撑起一个保护孩子的结界,足够了!!!

“唔……”

睁开眼,入眼却是熟悉的景象,绣工精致的床单,华贵而空旷的房间,窗户用白色的纱帘遮住。阳光隐隐的透了进来,在地毯上形成巴洛克风格的投影。枕巾已经被泪水浸湿了一大半。“梦?”缓缓坐起身。“……”手指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啧,头痛。

意识还略有点模糊,但刚刚做的那个梦却越发清晰起来。那是一个真实得过头的梦境。

梦境的内容还是四年前的事情,因为那次劫,他的记忆变得残缺不全,伴随记忆残缺而来的还有失眠和头痛。已经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坐到梳妆台前,镜中的人有着精致的娃娃脸,大到不可思议的墨瞳平静深沉,黑色几乎掩盖了眼里的一切情绪。白色的和服使得整个人的脸色愈发的惨白,有点骇人。目光落在桌子上属于红心Queen的宝石权杖,黯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神采。不过很快就隐去了。忘了,在下是红心Queen呢。

将白色的和服褪去,换上那身桃红色的和服。红心国的代表色便是桃红。不过,本田菊本身气质偏谦恭冷清,但在这之中又有那么些温和。如此妖异的颜色穿在他身上却兀地有种清水出芙蓉的简洁感,让见过的人不免想要赞扬几句。将紫红色的披肩披上,再次照了照镜子,脸色有点苍白。作为Queen,红心国的外交官,基本的形象必须到位。这种脸色出去决定不行,所以不论男女性Queen都必须学会梳妆。打开脂粉奁的盖子,用白布沾了些许轻轻的涂抹在脸上,脸色显得红润得多。这才放心的推开雕花的房间门。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有紫红的椅子和帷幔,方形的地毯,镶着胡桃木嵌板的墙,一扇挂有泰尔红紫染的帘子的窗户,挂有水晶吊灯的高高的天花板。餐具柜上有精致的紫色晶石花瓶,被擦得可以照出人影来。

“早安,菊君。”坐在餐桌前的樱发的红心Jack冲本田菊爽朗的笑了笑,招呼他坐到她旁边。这便是本田菊同父异母的姐姐本田雨。她拥有东方女子精致大方的五官,皓齿明眸,柳眉微弯。精灵混血使得她的头发颜色亮丽得如同春日里盛开的粉桃。身上简洁干净的白金红三色军服给她一种柔中有刚的威严感。与本田菊仔细对比,她的脸显得更加大气、端庄。她说起话来大大咧咧,声音略微有些低沉,语调却非常的柔和,非常的知性。总之是个很阳光的东方姑娘。“早安,姐……Jack殿下。”“阿拉阿拉,菊君不必顾忌,这时候你面对的可不是外宾。”本田雨笑着纠正道。“今日不会有外宾来访,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这几天又要批文件又要接见外宾一定很累了。或许散步可以有点效果。带上本田月去好了,这么小的孩子长时间闷在皇宫里也是为难她啦。”“谢谢姐姐大人的提议,在下今日会好好休息的。”

本田菊正在沉思着要不要把梦魇这件事告诉本田雨,一个小豆丁从走廊上跑了过来,身后是跟随着她的女仆长。本田菊抬眼看着跑过来的小女孩,她直接冲到本田菊的旁边。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五六岁的光景,身材小巧到就像一个商店里销售的那种陶瓷制的洋娃娃,穿着白袜子的两条粗粗的小短腿一前一摆跑得飞快。脸圆嘟嘟、肉鼓鼓的,喷红的脸蛋,精致的五官。特别是那双占去脸二分之一的墨金色的眼睛,黑褐色的短发刚过肩,带着点睡后的凌乱,反而给她添了几分俏皮。

“实在抱歉,Queen殿下。”跟过来的女仆长说。“她非要您给她梳头发,我刚一去拿梳子,她就直接跳下椅子跑过来了。”女孩乞求般地揪着本田菊的衣摆不放。“能给我梳头发么?妈咪?”她抬起头来看着本田菊说。本田菊叹了口气,“把梳子给在下。”“是。”女仆装递上梳子和发圈,叫女仆长退下后,本田菊唤了声她的名字。展开怀抱道:“小月,快过来。”

女孩乖乖地跳到他怀里,被本田菊抱到膝盖上坐着。她很喜欢本田菊叫她月,低沉沉稳的声线温和的呼唤着给她一种安心感。虽然本田月这个名字不是她本来的名字。而是本田菊失忆后重新取的。她原名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从来没告诉过本田菊她以前的名字。

两人一开始没多少交谈,本田菊帮她绑好了双马尾,扎上熊猫发圈后。她突然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起话来。

“今天可以出去玩吗阿鲁?我已经闷在皇宫里好久了阿鲁。”她问道。

“完全可以,想去哪里玩?还是上次那个地方?”

“真的?太棒了阿鲁!我可以带晶晶去么?我要训练它跑步阿鲁。上次我不小心将木盘扔进了森林里,可是它居然跑到森林里去捡了回来阿鲁。那个森林真的好大,最里面漆黑漆黑的,和外面完全不一样——那里面有松鼠先生、蛇先生还有百灵鸟小姐,还有好多好多的动物们。我给他们糖果吃,他们都很乐意跟我交朋友呢阿鲁。我在那里待了一会儿后,怕妈咪你担心,所以我跑回来了阿鲁。我离开时,百灵鸟小姐还送给我一支她的羽毛。”

“King殿下,早安。”注意到红心King卢克苏斯从楼上下来,本田雨向他问了一声好,本田菊也把本田月放了下来行了一个宫廷礼。“来迟了实在抱歉。”卢克苏斯坐到座位上,他肩披黑底红边的军服,身材高大。粉色的短发还没有及时打理而略显凌乱。五官俊朗中带有帝王特有的英气,这时候他的眼睛里还带着点刚刚醒来的迷蒙。这位年轻的君主有着令人咋舌的统治能力,于内乱中继位,只要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濒临崩盘的红心国恢复如初。经过四年发展,最后到了与黑桃国并肩的程度。“那个……卢克苏斯先生,需要咖啡么?”“谢谢了,本田。”卢克苏斯接过本田菊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后突然抬头道:“本田菊。”“诶?是。”本田菊放下手中墨绿色的茶杯。听卢克苏斯的下文。“今日我本来想去微服私访,但是有文件需要批改,所以你能代替我去么?”卢克苏斯说道。“如果King殿下不介意的话,我代替菊君去……”本田雨站起身来,想代替本田菊去。但卢克苏斯却打断本田雨的话道:“不行,本田雨你今天也有文件需要批改,另外梅花King找你谈论事情。”本田雨动作僵了下:“……好吧,我留下来。不过菊君你……不要紧吧?”知道本田雨是在担心自己,本田菊努力地做出一个安慰的笑容道:“没事的,在下去就是了。”

等吃完了早饭,本田月从椅子上下来,走到本田菊跟前。“妈咪……”“小月,等在下一下,在下去换身衣服我们再出去。”“嗯。”

本田月乖乖地先回自己的房间,本田月的小房间采光很好,设计有点模仿《彼得•潘》里面小精灵的房间,一系列的童话风格,书架上摆着可爱的小玩偶,什么小姜饼人啦,小锡兵啦,小泰迪啊(虽然她从来没有玩过)应有尽有。她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厚厚的纸封皮书。坐到床边,不巧的是,正好把睡在床边小篮子里的小家伙惊醒了,它动了动,闷闷不乐地爬了出来。本田月伸手把它抱进怀中,继续翻看手中的书。

“巫婆剥下我的皮缝成一个洋娃娃吧,这样我就可以永远都是他的小女孩儿了……

我们不要甜到腻的童话。

我们不要美丽的公主和勇敢的王子。

我们不要上帝送的愿望。

我们不要吃不完的面包。

我们不要怪兽被王子打败。

我们不要巫婆被火烧死。

我们不要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①

这是她,最喜欢的黑童话了呢。

歪头翻开下一页,殷红的小嘴弯起甜甜的弧度,像饮了鲜血一样的红……

阳光照了进来,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恬静美好。风吹了进来,凉凉的,非常舒适。女孩如同天使一般的面庞带着幸福的笑容,纯净如上好的黑金的眼眸扫过手中翻阅着的一幅幅画风精致,却格外血腥黑暗的图片。修罗,不一定都长着狰狞的脸蛋呢。

“月?月!”房间门被轻轻敲响,本田月合上书,将它放回书架后打开了门。看到面前的人后绽开干净的笑容。“妈咪,我们走吧阿鲁。”可不能让母亲看到她修罗的面容哦。母亲,是她要保护的人呐。

以制造业与商业为主的红心国,一年四季都是一派忙碌的景象。走在街上,机械师提着工具箱小跑着穿梭于大街小巷,贩卖着水果的小摊上也是人来人往。这边一位农妇正在为了一尾活鱼和摊贩讨价还价,那边有黑白制服的女仆正在精心挑选着时令蔬菜,不时有老板的各种推荐。拉长的叫卖声,人们话家常的吵闹声,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看起来大家的生活都很好的样子。”走在街上,本田月突然看见有卖苹果糖的叫卖者。“妈咪。”拽了拽本田菊和服下摆。“怎么了?”停下脚步。“苹果糖……”指着叫卖者道。“想买?”“嗯。”

几分钟后,本田月就拿着红彤彤的苹果糖,小小的嘴在上面小口小口地咬着。酸甜的味道溢满口中。“妈咪不吃么阿鲁?”想扳块糖衣给本田菊。“不了。在下不喜欢吃。”“哦……”乖乖地继续吃糖。

集市有集市的热闹,富人有富人的奢靡,乞丐也有乞丐的艰辛,世态炎凉在这片熙熙攘攘的主街不起眼的角落里让人长吁短叹。在杂货铺转角的小巷里,年幼的孩子被母亲抱在怀中,母亲的神色中闪过几分纠结,捏着手中的一张羊皮纸。如果卖掉了,应该可以有点饭钱吧。可是这样的话如果真的遇到那个人了……感受到母亲的哀落,她抬起头来安抚道:“别难过了,妈妈。”孩童发出的稚小的声音想安慰母亲,但被巷口传来的脚步声掩盖了干涩可怜的话语。行乞的母女被这一声响动所吸引,抬头便看到一个黑发的东方血统的少年怀中抱着一个如同洋娃娃一样精致的孩子。女孩懵懂的目光看着少年深沉的墨瞳,少年好看的眼睛也注意到了女孩。下一刻,少年俯身握了一下女孩的手,之后起身离开了。感觉到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女孩疑惑地展开手,手上两枚价值贵重的金币让母女二人愣了片刻。

光是一枚悉蒂芬莉都可以让她们母女今后的日子不再像现在这样饥不饱腹孤苦无依,何况还是两枚。

金灿灿的颜色让女孩的脸上出现了快乐到让人心疼的笑容,“妈妈……我们今天是不是不用饿肚子了?”

母亲双唇颤抖着,没有听女孩的话,拿起羊皮纸追随少年而去。“等一下!”少年停了脚步,回头平静地看着她,他开口了,声音低沉却格外的温柔好听:“有什么事么?”“我有个东西要给你。这是前几天一个人给我的……他说如果之后如果有人帮助我们就把这张纸给他……”

她双手递上手里的羊皮纸。并向面前的少年行上一个深深地大礼,少年抿了抿唇,看到跟过来的女孩,最后伸手接过了羊皮纸,纤瘦的背影消失于人海中。

本田月脸颊贴着本田菊的胸口,露出一丝与年龄极其不符的笑容。

母亲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呢。

这么温柔的人,绝对绝对不能受到伤害。

本田月眼中闪过一丝红色,最后恢复如初。

==============================================================================================================================================================================================================================================================================================================================================

“呼啊……累死我了。”羽毛笔在纸上写下了最后一个字,本田雨揉着腰起身,将挂在墙上的流花刃别在腰间。之后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一个小巧的盒子,里面是一块雕有雪莲花的玉佩。

“恰拉图君有什么事要找我呢……”本田雨收好了玉配,边走边想到。

两人其实很早就认识了,因为身份的缘故,加上经历了四国内乱以及大战的所以在交往方面经历了不少困难才走到了一起。生活倒没有多大的变化,偶尔恰拉图会找本田雨讨论一些事情,实际上是出去玩。有一次很尴尬的遇上了新任的梅花Queen正在和梅花9约会。不过除了梅花Queen一脸八卦的看着自己以外好像没多大的麻烦。这一次不会也是吧?

骑马飞快的穿过比格森林,进了梅花国的城邦。

守卫的士兵看见本田雨,自动让出一条道来。本田雨拴好了马,带着玉佩从皇宫的侧门进去。

用玉佩打开办公室的门,本田雨走了进来,黑发单马尾的男子倚在落地窗前。

“有点晚呢。亲爱的。”本田雨走上前,男子托起她的下巴,邪笑道。

“有公文需要批阅,实在抱歉,恰拉图君。”

“所以……找我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本章未完)
①:本诗来源于百度,作者不详,侵删。

评论(4)

热度(7)